班级里发生的事1000字

发布时间:2018-12-06 00:00   来源:初二作文    点击:   
字号:

【https://www.365wenzhang.com--初二作文】

狭路相逢

白小薇怎么也想不到,班主任这次调整座位,竟把鲁兴风和自己排到一座。两把椅子一张桌子,正如俗语所说“饭勺子没有不碰锅沿的时候”,

想躲也躲不掉,排坐第一天的自习课上,鲁兴风没来由地一伸胳膊,“哗啦”一声,白小薇那个精致的文具盒被送到水泥地上。一下子,钢笔、铅笔、圆规、三角板、橡皮、格尺散了一地,最令白小妹伤心不已的是那个镶在文具盒盖上的小镜子摔了个粉碎

。白小薇热情活泼,亭亭玉立,尤其是那张能说会道的嘴更是令人望尘莫及。这样的同学在全世界任何一所学校任何一个班级里都会有一大堆崇拜者的,白小薇担任初一(2)班的班长完全是众望所归。鲁兴风可是另一副样怎么样:浓眉阔!圆的身材,连喘气也仿佛比别人粗,看见他就会让人想到是施耐庵笔下开封府桥头卖刀的牛二,他们二班只得过一次“流动红旗”,那是因为鲁兴风请了一周病假。(天知道他是不是有病)

在白小薇的记忆中,一年多来只和鲁兴风说过一句话,那是班级练习大合唱,白小薇在前面排队形,指着人高马大的鲁兴风说:“你在第三排

。”然而“命令”受到坚决的对抗,鲁兴风眉毛一扬毫不迟疑的站到了第一排。还是老师出面,才化干戈为玉昂

。现在,两个人做到了一张桌子,难免有好戏看了。

课堂风波

这一节又是费时最多而收效甚微的语文课。他今天老是一段精彩的开场白,硬是把同学们“震”住了:“听说读写,懂吧!会吗?有人说,不是聋子就会听,哑巴才不会说,对吗?肯定不对!能听能统是生理机制,会听会说才是进入了心理过程……”同学们眼睛瞪大了,伸长了脖子,仿佛,萨嗓国王入迷地咀嚼山鲁佐德编造的《天方夜谭》。鲁兴风向来欢迎语文课,他从中可以享受思维,动作的广泛自由,此刻,他老实多了,然后老师开始进入新课,照例是分段、分析,同学们开始昏昏欲睡。白小薇听课一向会聚精会神,不料头上“嗖”地挨了一下轻微的撞击,待她醒过神来,看见鲁兴风迅疾从地下捡起一个纸团,然后突然做起坐直身子,全神贯注,目不斜视,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都与他无关,这些动作都是在老师转身板书的几秒钟内完成的。

但白小薇的目光,一下子抓住了,靠墙壁桌坐着的马俊明投过来的歉疚的眼神。

战云密布

第二天鲁兴风被老师带到办公室,回来的时候一进教室,嘴唇绷得紧紧的,不大的眼睛泛着略显凶狠的光芒,盯着白小微莫名其妙,开始几天鲁兴风对白小薇简直是横眉冷对,再后来连看也不看一眼。

消息也慢慢传开了,原来,马俊明扔给鲁兴风的纸团是约好逃课去看电影,鲁兴风被老师带到办公室狠狠的批评了一顿,据说“告密”者就是白小薇。白小微听到后一愣,侄慢慢也就恢复了平静。白小薇想说什么也得不到接受的表示,那么就只好不说吧

。一张桌子中间,本来就没有界限,但是两个人都搞到中间有一道深深的沟壑。

心弦一阕

日子像流水一样,终究要过下去。转眼就到了初二。这一天上第四节课时,白小薇突然发现书里夹着一张纸条:今天放学在公园的等你有事,

既元称呼也没落款,但白小薇一看就明白了是谁写给谁的。

好在也不绕道,白小薇放学后打扫完教室卫生就回家,刚下车,远远的望见马路边上梧桐树底下穿着光黄色衬衫的鲁兴风,在向这边张望。

两个人站到了一起,谁也不看谁,好像是和第三者说话。

鲁兴凤说:“我要转学了,我爸去深圳,去年……去年那是错怪你了,

请原谅……”

听说就要分别了,白小薇猛的抬起头,看着极目远方的鲁兴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现在……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同学和是你好……说你……”鲁兴风吞吞吐吐。

“算什么哪!过去那么久了。哎

,你什么时候走,马上就要转吗?同学都知道啊,咱们大家要欢送你!”

白小薇一下子又恢复了热情活泼的天性。

两个人打开了语言的闸门,讲到了几乎每一位同学和老师,两年没说的话好像都在要在这一刻说完。最后两人约定,这个星期日召集全班同学到公园野餐、合影,并欢送鲁兴风上路。

本文来源:https://www.365wenzhang.com/cz/ce/283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