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的最后一朵玫瑰花

发布时间:2018-12-05 00:00   来源:高三作文    点击:   
字号:

【https://www.365wenzhang.com--高三作文】

[一]

街上的霓灯的幽幽光晕,凑合着抚过脸颊然后溜进领口里的寒风,把这如水的夜装点得古朴、浪漫。澄亮的橱窗里面的西式糕点镂空着嘴巴来挑逗路人的食欲;烤羊肉串的老板灌下一口暖酒后把新鲜的羊肉插在竹尖上放到烤炉中;卖花的小姑娘紧了紧单簿的衣裳,朝手里吐了两口热气, 不断撮合着,然后开始叫卖她的装满一篮子的玫瑰花。一切的东西都在这样静谧的夜色中这样安静地呼吸、熟睡。

我很不习惯这样的和谐和静默,因为我等的人还没有来,或许根本就不会来。是一个叫“清舞飞扬”的女孩。

还记得第一次损她的时候说“切!小痞(我给痞子菜起的昵称)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早就老掉牙了,你还在这里装清醇啊!你千万不要告诉我说你是在‘返老返童’啊,我不懂历史的。”没有想到我的只言片语竟然把这个活蹦乱跳的女孩惹得哭红了鼻子。还发誓说,以后再也不和我说话,见我一次打一次。当时真是连我的鸡皮疙瘩都笑弯了腰,说不出话来。

不过最后她还是禁不住我的软磨硬打而软下心来,但有一个条件就是得陪她练“大话西游”十五级。可真是苦啊,做任务、杀怪、PK,整整用了两天两夜才升完了五级,两只眼圈黑得比熊猫还难看……
 

[ 二 ]

突然感觉衣襟被人拉了一下,回过神来看见是那个卖花的女孩。单簿的碧绿衣裳紧贴在上身,手肘处挽着一篮子的玫瑰花上面还落了一些露珠,被散射过来的幽光捕捉住,显得莹亮。一双硕大的眼眸子灵动地来回旋转,里面走动着些许的流光。

“买朵玫瑰花送给你的女朋友吗?今天 是情人节哦。”清脆的声音和着这样的夜色仿佛奏着一首美妙的月光曲。

“哦?再看看吧。我等的人还没有来,或许不会来了。”我仰起头看着远处幽暗的街角,有三三两两的人影出没,但我知道绝没有我要找的那个人。

卖花的小姑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就走了。她的生意会很好的,因为今天是情人节而且花店的老板娘去和别人幽会了。但我还是一个人,一个人走失在这样的夜晚,找不到那个乳白色的连衣裙、飘逸的长发和迷人的笑容的女孩。我轻蔑地嘲笑自己说,或许人家早就和别人浪漫着呢,她怎么会记得我这个和她搞不清楚什么关系的人呢?

一阵冷风袭来,不禁寒颤。今夜有点冷,因为心早已凉透了。
 

[ 三 ]

双双对对的情侣们总是从一个橱窗里出来然后跺到另外一个橱窗。卖西式糕点的男孩忧郁而且深邃的眼眸中终于有了点笑靥,因为他的橱窗前挤了不少人;烤羊肉串的老板嘴角微微抽搐着,念念有数地数着受里的钱币,眉宇间绽放着喜悦;卖花的小姑娘不知道去了哪里,大概是卖完了花回家去喝妈妈煮好的热汤了。

受不了羊肉串的诱惑,我不自觉地去了那老板的当点。“来一串吧,要辣的。”就见老板利索地烤起了肉,还不时地和我调侃几句,我没有多大心思去理睬他。“你等人啊?”好像他问了我这句话,但我听不见了,因为我看到了一个女孩,一个有着乳白色连衣裙、飘逸的长发和迷人的笑容的女孩。但她的身旁还有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进了碧云轩(咖啡屋),只留给我两个空虚的背影。脚步肆虐地蠕动,头埋到胸口很深,很深。周围开始安静,死一般安静,仿佛世界被黑暗主宰了去,慢慢沉沦,慢慢消失。不敢面对,不敢醒来……

“喂!你的羊肉还没烤好啊!”洪亮的嗓音把我拉回现实。我匆忙付了钱,也没有去接老板递过来的羊肉,就走了。背后剩下他的嘘唏和碧云轩里的我听不到笑声……

要是今夜下点雪就好了。尽管我知道江南是不下雪的。但如果有点雪的话,那些情侣们就一定会拥抱在一起享受缤纷的雪花,而我就可以被冰冷的雪覆盖住,
 

[ 四 ]

破碎的忧伤充斥了我的整座城堡,我被赶了出来,没有去处,没有方向,就如一具没有了灵魂的行尸走肉在北街上游荡。遗憾自己为什么如此渺小,渺小得连微微的冷风都来欺负我,还有情侣们打情骂俏的声音也来奚落我?

“买一朵玫瑰花送给你的女朋友吗?这是情人节的最后一朵玫瑰花了。”是那个卖花的小姑娘。

“好吧。”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买下这最后一朵花,或许自己现在就像这朵没有人要的玫瑰花吧。用玫瑰花来形容我这个男孩的确不妥,但我想我的心境一定和这朵花一样静如止水。

卖花的小姑娘挥着空空的篮子,迈着丘比特的舞步回家去了。她的妈妈已经煮好了热汤在等她的。

轻轻触碰掌在手里的暗红色的玫瑰花还残余的花刺,有点痛,但喜欢。不为什么。

“你好。刚才那个卖花的小姑娘说她的最后一朵玫瑰卖给了你,可以转卖给我吗?”沙哑的声音。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张多么熟悉的脸。他不是刚才和那个叫“清舞飞扬”的女孩在碧云轩里喝咖啡的人么?怎么现在靠在他的怀里的是另外的一个女孩?这是多么讽刺。我等了一晚上的女孩就这样被眼前的这个男子抛弃了,而且还拉拢了另外的一个女孩!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来,“不卖!”我觉得只有用这样绝情的方式才可以来发泄我的愤懑。“真的不可以成全一下我们吗?”男子用手臂裹了裹怀里的女孩说。“我在等人,也许我等的人会需要我的这朵花,对不起。”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解释。“奇怪!今天的人怎么都在等人啊?”男子看着怀的女孩轻轻说到。“都在等人?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人和我一样落寞?”我疑惑地张大了嘴巴,“好吧。如果你告诉我刚才和你一起在碧云轩的女孩现在在哪里,我就把这朵玫瑰花送给你们。”其实我心里是没有底的,如果没有玫瑰花的话我见了“清舞飞扬”又能怎么办呢?但眼前的形式不容我多想。“你是说刚才,在碧云轩,那个人是我的表妹啊,你认识她?”男子一脸的惊讶,“不过她好像也在等人啊,不会是你吧?”他开始笑出声来,笑声填满了这空虚的夜晚。玫瑰花给了他,但他没有告诉我那个女孩现在在哪,知道他只是女孩的表哥,表哥而已就足够了……

一阵阵烤羊肉的香味飘过来,我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开始走动,全身充满了力量。

情人节原本冰冷的夜被如水的月光暖和的心烘热了么?
 

[ 五]

一边祈祷快点遇见“清舞飞扬”,一边希望可以找到卖花小姑娘,看还有没有一朵玫瑰。盲目没有头绪地乱闯,还傻傻所地看着所有路人发笑,因为高兴。但如果没有玫瑰花的话,即使再陪她练十级“大话西游”也没用的、再说些可以让她哭鼻子的话来也没用的……

“喂!那个,蓝衣服、短头发、臭嘴巴的‘凌月随风’是你吗?”这声音好像很熟悉但又很陌生。我不敢回头,不敢。玫瑰花,玫瑰花啊!哪里有?豆大的冷汗如散落的珠粒跑满了整条街道。

“你说要送我的玫瑰花呢?我就是‘清舞飞扬’啊,你回过头来!”

本文来源:https://www.365wenzhang.com/gz/gs/165956.html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