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那些年2000字

发布时间:2018-12-08 00:00   来源:高三作文    点击:   
字号:

【https://www.365wenzhang.com--高三作文】

再见,那些年作文投稿

发件人:祟什。2000.5.8<>

再见,那些年2000字

我偶尔偶尔想起你

就像我经常经常忘记我自己

默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无论她的做人方式还是她的做事方式都和她的名字一样默默无闻。一米六几的身高、四十五千克的体重和一张微圆的脸蛋,混入人群中,也不怎么容易发现她。只是高中每次考试全年级第一的成绩使她又变的不那么普通,成为了同学们心中的学霸和家长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默默也是一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女孩,家庭的离异使她更加不愿与人交流。她酷爱黑色,黑色的书包、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子,像行走在黑暗中的黑色天使。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黑色的,好像是父母离异以后或者是她本来就属于黑夜吧。她觉得黑是最彩色的色彩,黑是所有色彩的融合。她享受黑暗带给她的孤独,她喜欢躲藏在黑暗中,和大家玩着“捉迷藏”。黑色给了她不羁的性格,给了她一件“隐形衣”,隐形了她在黑暗中悄悄流下的那滴晶莹的液体,也给了她孤独,她享受却又憎恨的孤独。

默默第一次遇见樊什是在那次月考,确切的说,他们见过很多次了。那个在操场上奔跑的白色身影早就引起了默默的注意,白色引起了她的反感,一个男生穿着一袭白色的运动服,又配上一双白色的运动鞋,难道他是白无常么?呵,真好笑。她看了一眼自己的黑衣服。

这次月考,默默后面多了一个“白色垃圾”,当然这只是在她眼中。樊什在学校也算男神级别一样的人物。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家境他也算是个富二代。体育成绩与平时考试成绩也是在系里数一数二。一米七五的个子,白皙的脸庞上高高的鼻梁,微长的睫毛一扑一扇,两只眼睛炯炯有神滴望着远方,两条眉毛时不时滴在“挑逗”着谁,嘴角30度的弧线简直让人都看醉了。经常有女生悄悄地给他送东西,甚至有的女孩将杜蕾斯包装好送给他,里面还有一张写着愿意把她的一切都给他的纸条。可这一切一切在默默眼中都是那么地令人作呕,没有一丝好感。

“你好,我叫樊什。”“哦”“这个给你。”“这是什么?”“秘密,考完了再看吧,不许扔哦!”“哦…”默默随手就把纸条放在口袋里,考试开始了。

…………

终于考完了,默默放下了笔,看了看试卷,又检查了一遍。“白色垃圾”早早地就出了考场,而默默现在才做完,安琪儿在外面等了她很久很久。安琪儿是默默在这所学校唯一的朋友,她是个敢爱的女孩,性格特别开朗,思想特别单纯,花痴一枚。可能就是因为她的简单,默默才愿意对她敞开心扉,才那么信任她吧!

“默默”“嗯?”“你觉得樊什怎么样啊?”“谁?”“就是考场上你座位后面的那个大帅哥啊!我觉得他很符合我心中标准男友的形象,你看看他的身高,他的鼻子,他的眼睛,他的微笑,还有…(花痴ing…)”“额…,stop,不要再花痴了好么?这是他托我带给你的”“真的么,哇,没想到他也注意到我了,嘻嘻,祝福我吧,不要羡慕和嫉妒我哦~”“呵呵………”那张纸条就这样被打发了,打发了。

下午六点在诗梨公园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樊什仍然是一身白,无聊地在那里扔石子,时而划手机,看看时间。精心打扮一番的安琪儿不紧不慢的来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樊什看到有人朝他走过来。“不是你叫我来的么?”安琪儿一脸的无奈,两个人都互相尴尬地站着。“我叫安琪儿”“哦”“嗯”“默默呢?”“默默?问这个干嘛?”“其实那纸条是我写给默默的,你怎么会……”安琪儿满脸通红,像秋天熟透了的红苹果马上就要掉地上了一样,“我以为……”“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只留下安琪儿一个人在那里凌乱。

安琪儿回到寝室,抱着默默大哭了一场,默默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安琪儿每次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都会在默默面前大哭一场,默默并不知道纸条中的内容,她不知道她把这张上面写了在诗梨公园等他,6点!随意给了安琪儿,安琪儿却把这个玩笑当真了,她更讨厌那个“白色垃圾”给她的纸条上面写的这么一句话,让她的安琪儿哭的那么伤心,她决定找那个“白色垃圾”好好“理论”一番。

默默用了同样的方式把樊什约了出来,早到的默默还是一身黑,和公园里的缤纷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诗梨公园是热恋情侣们的最佳去所,那里有专门为情侣设计的摩天轮和长椅等娱乐项目,但这一切似乎与默默没有太大的关系。她讨厌公园里那些甜言蜜语的男人,冷笑那些沉溺在甜言蜜语的“幸福”的女人。她想起小时候妈妈经常对她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当然,他爸爸也不是。她爸爸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在她小时候就抛弃了她的母亲和她,给了她们这幢别墅和一大笔的钱,那钱也够她们母女两俩挥霍一辈子,也算是对她们的补偿吧。一直想不开的妈妈天天以泪洗面,也没有管过默默,最后母亲还是想不通父亲为什么会离开她割腕自杀了。据说她还有一个比她大整整一岁多的哥哥呢!

母亲的葬礼,父亲也来了,或许是他想在默默面前能保留那么一点好的形象,或许是他对母亲的内疚,他还是来了,脸上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他问默默是否愿意去他那里住,他可以给默默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默默冷漠地拒绝了,她知道就算她去了,他真的给自己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那也不是她想要的。她一个人住在那幢别墅里,用着本来就是她该用的钱,那幢别墅里除了她,经常进出的就只有在家政公司里请的那个清洁阿姨了。没有人知道那时候作为孩子的她对夜晚的恐惧,没有人知道那时候作为孩子的她是多需要父母的爱,更没有人知道她的枕头每个晚上都要湿掉一大块,也没有人知道这些年她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没有一个人知道……

一道闪电把天空撕开一条大口子,也把默默的回忆撕破了。诗梨公园的天黑了,就像默默身上的黑衣服一样黑,一声雷把默默带回现在。雨点像黄豆一样一颗一颗地砸在公园的长椅上,砸在奔跑着躲雨的情侣身上,也砸在了默默的心里。她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是她的坚强?不,其实她一点也不坚强,她只是倔强,她想向她父亲证明,她比她母亲强大,她不用他,也可以过得很好。可是,默默真的过的很好么?呵呵,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她乞求这场雨能一直一直地下下去,用这场雨冲净她所有的伤感平复她的创伤,卸下她无坚不催的外表,让所有的回忆都顺着雨水流入河中,奔向大海,让她忘却一切的一切,重头来过。渐渐,雨越下越大,默默也被淋湿透了,她不知道流到她嘴角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她就像个孩子一样地站在那里,傻傻地站在那里。

准时到达诗梨公园的樊什,冲过去一把把默默抱在怀里。可能是雨下的太大,把默默打的太痛,还是太久没有这样被人抱过太久没有这样感受过温暖,默默一下子就摊在了地上和他的怀里。无声的哭泣是最可怕的,哭不出声的女孩更可怕,樊什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害怕默默这样会很难受,这种害怕让他对默默的着迷又多了几分,他想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让他有那么想保护她的欲望,她到底又经历过什么?“哭出来吧,哭出来或许会好受一些。”泪水混着雨水,从默默的脸上滴在地上,也滴在樊什的心上。

默默淋了那场大雨,觉得放下了很多她想放下的东西,这是她第二次哭出声来,第一次是在她母亲的葬礼上。但安琪儿伤心的事她还没放下,她准备去C班找樊什。到了C班,却没看到那个“白色垃圾”,她就随便找了同学打听了一下,“那个,那个,你知道樊什去哪儿了么?”“哦,樊什啊,他好像淋了一场雨生病请病假了”“哦,谢谢”

生病了?不会吧,才淋了一场小雨就生病了?看来他是林黛玉的转世把……“咳咳~~”默默也咳了两声。“默默,怎么啦?感冒了?”“安琪儿,你打扮的这么……是要去干嘛呀?”“嘻嘻,你猜…算了吧,还是告诉你吧,我要去见一个朋友。”“朋友?见一个朋友,穿的这么…嗯…花哨干嘛?”“哎呀,是见一个大帅哥啦,他有望发展成我的男朋友哦!”“不会是他吧……”“别乱猜,那个欧巴可比樊什那个魂淡帅多了(痴迷的表情…)”“额…你的口水都要就出来了,快去快去吧,别在这毁我的三观了”“切,这叫性感。那我走咯。”“嗯……”

其实,默默也想想安琪儿那样,什么事都淡忘的很快,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傻傻的样子。呵呵,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一个人走过喧哗的闹市,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方,她不想回到那幢冰冷的房子里选择沉睡。那就只有漫无目的地游荡在马路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诗梨公园,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吧。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她从来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只有一群一群穿着情侣装吃着棉花糖的无聊人士在这里闲逛。但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牵扯着她的心,是昨天的那场雨,还是昨天的那个人……

突然,一个白影出现在默默的瞳孔里,越来越近。果然是他。哦,这个世界真小。默默正准备溜走,免得因为昨天在这里发生的那件事使两人相遇会变成一件超级尴尬的事。“真巧啊,默默,你怎么也在这?”“呵呵…是啊,真的太巧了…喂,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啊?”“喂什么喂”樊什凑到默默的耳边,“我叫樊什,记住了吗?”“流氓,生病了还出来乱跑,不怕死啊你”默默一把就把樊什推开“看在你这么关心我的份上,我就勉强地陪你逛逛吧”“不需要”“可是我需要,我是因为谁才生病的啊,昨天的事我可还记得一清二楚的。”“呵,那有怎样?”“不怎样”,樊什一把就把默默搂着,浩浩荡荡地往前走,才一米六几的默默力气怎么赶的上一个体育健将,只好被一米七五的樊什紧紧地搂着走。

“等我一下下,不许偷跑”(呵,他又要玩什么把戏)默默不情愿地等着,他看见樊什手里拿着两个棉花糖跑了过来。“喏,这是你的”“我不喜欢吃甜的东西(不耐烦ing…)”“这个不是甜的,不信你试试”“呵,你觉得我会想要么”“你不想要也得要”樊什顺手就把棉花糖塞在默默嘴里,默默脸上敷满了棉花糖,樊什撒腿就跑,默默一直在后面追,公园里情侣们的目光都看着他俩,闲言碎语也多“他们俩真是天生一对啊……”“欢喜冤家…”“这该不会是黑白无常吧……”“真的好像…”“哈哈……真有趣”“……”,默默跑不动,停了下来,樊什拿着纸巾过去帮默默擦脸,他们两都看了看对方的衣服,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嘿,其实俩人还真的挺像黑白无常的。

其实,他笑起来也挺好看的。

“默默,默默……”“啊?”“默默,你最近是怎么了,最近老走神,哎呀,你是不是恋爱了呀?”“你这小脑袋瓜子一天都在想什么啊?我,我怎么可能会恋爱呢?你,你别乱想啊,对了,你和你那个帅欧巴发展的怎么了?”“嘻嘻,他今天晚上请我吃饭,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呗,顺便可以帮我鉴定鉴定啊!”“你当我是考古学家啊,还鉴定鉴定,算了吧,你不怕我是电灯泡啊,还是10万瓦的哩”“好吧,那你就一个人独守空房吧,goodbye.beautiful.girl(飞吻~)”“拜”

默默一个人在教室里做了很长很长时间的作业,毕竟离高考也不远了。一个白色影子在窗台一直静静滴看着默默,默默无意间看到了他,又是他。“有什么事么?”默默很有礼貌,樊什走进教室,走到默默身边,“我喜欢你”“啊~”“我不喜欢也不会那些精致的话,我喜欢你,喜欢你的一身黑,喜欢你的性格,喜欢你这个人,就这么简单。”“为什么”“因为你让我有想要去保护你的冲动,特别是那场雨,你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我也是一个很特别的男孩子,我觉得我们很配。”“可是我不喜欢你,如果你觉得我们教室风景优美,你就随便看看吧,我先走了。”“难道连一丝的好感都没有么?”“没有”……默默跑了出去,含着泪跑了出去,樊什还没反应过来,急忙地追了出去,一把拉住泪水刚好溢出眼眶的默默“为什么要骗我!”默默一下子就挣脱赖樊什的手蹲在了地上,“我配不上你…”“只要我配的上你就行了”樊什一把把默默抱在怀里,这是默默第二次在他的怀里哭泣。这是默默第三次哭出来了。

他还是感化了她,他们俩的事谁都不知道,包括安琪儿。他们的地下恋情就这样进行,他们没有像其他情侣那样发展,他们好像连真正意义上的牵手都没有牵过,更别说打kiss了,在学校里的交流都是靠手机进行的。他们更像是一对老夫老妻,偶尔樊什会发几条情书给默默,默默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封:我偶尔偶尔想起你,就像我经常经常忘记我自己。默默和樊什一样,偶尔偶尔想起他就不会去想那些痛,也经常经常忘了自己是默默,一个享受孤独的默默。

他们想着以后的日子,也开始为未来做打算。他们经常去的就是诗梨公园,没有穿情侣装,也没有棉花糖,只有两个人牵着手,一直一直的往前走。他们想考同一所大学,在一个班。一起去自习室、图书馆,一起去吃饭,一起……所有的美好都被他们十指相扣,藏在了对方的笑容中。

高考的前2个星期,学校组织了高三同学的家长会,目的是让家长了解并反应现在马上就要高考的学子们的心理状态,然后根据情况调整。这是默默在学校最怕的一次活动,原因你们也懂。开家长会的时候,樊什的父亲来了。开会的时候,樊什看到默默没有来,以为她忘了,便叫她快赶过来。樊什并不知道默默的情况。但默默还是来了,因为可以看到樊什,只要能看到他,她就什么也不怕。她从侧门进入了会厅,而樊什却在正门接她。她进入了会厅,她的视线环绕了人群,没看到樊什,却看到了一个人,一个默默不该看到也不想看到的人,他也看到了她。她跑了,跑出了会厅。她为什么又要跑麽?呵呵,因为她看见了她的父亲。

她没想到她的父亲会来,当然,肯定不是为了她而来的。呵呵,应该是为了她那个哥哥吧!没想到默默想尽办法地逃离那片回忆,而最刺痛她的人以及他的孩子都离她很近很近,但她却不知道。“默默…”父亲追了出来,默默跑的更快,但还是被父亲抓到。“默默,你这几年去哪儿,怎么也不跟爸爸说一声”“爸爸?你承担了一个父亲应尽么责任么”“是爸爸不对,可是你的生活不是过得很好么,再怎么说我们都是父女”“呵~”……

“爸”,到处找默默的樊什看到了他的爸爸和默默在一起“爸?樊什,他是你爸爸?”“嗯,怎么了?”“呵呵……爸爸,呵呵……他是你爸爸。你居然是他的爸爸。”默默大声地嘶吼着,眼泪像洪水一样,止不住地往外涌“怎么了默默?”樊什当时呆住了,樊爸也呆住了,“你们两个…”一时没弄清楚状况的樊爸插了一句。“爸,我喜欢默默”,樊爸乱了,默默哭着跑了出去,只剩下樊什和樊爸。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一个月前,爸,我和默默是真心的,我们要考同一所大学,然后结婚……”“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樊什的脸上,“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什么?同父异母的妹妹?樊什再一次呆住了。

同父异母的妹妹?他是我的哥哥,我居然和我的哥哥谈恋爱了,我还喜欢他。呵呵,这应该命吧,我默默这辈子注定逃不出他和他的魔掌,为什么会是他,为什么不是别人,为什么他父亲会是我父亲,不会的不会的,这是上帝跟她和他开了个小玩笑,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敢面对这个现实的默默选择沉醉,没有选择沉睡。

酒吧里有嘈杂的音乐和舞池里摆动的人们,也有许多像默默一样买醉消愁的人。这时许多的社会的不良青年便跑来钓“尸”,所谓的钓“尸”不是真的钓人的尸体,而是那些酒吧里独自一人买醉的女人喝的昏天暗地,快打烊了都还昏昏沉沉地睡在酒吧的吧台上,像一具尸体一样。这时,那些人就开始行动,把女人的账结了,就把女孩带在酒店,一般这样的女人都不是处,所谓也不必担心负责这件事了。酒吧对于这种现象也是见惯不惯,只要没有影响到酒吧的生意就OK了。

默默醉了,也笑了,她不知道现在的她是该高兴还是还伤心难过。她只感觉一阵恶心,便跑出去清醒清醒。“叮叮叮……”默默的手机响了,是樊什。“樊什啊,你快来,我这里有一件特别特别好玩的事,快来快来”“默默,你喝酒啦?你在哪,我来接你”“不用你接我,我自己能走回去,你看,我,我还能,走直线哩”“默默……”“嘟嘟嘟……”默默把电话挂了,樊什再打过去时已是无人接听,他担心默默出事,开着车凭着直觉就去找了,或许是因为他们是兄妹,有那么一丝的血缘关系在,有亲情的牵绊,还是因为他们是一对情侣,有情侣之间的默契,樊什很快就找到了默默。

默默站在墙边,一只手扶着墙,吐了很多很多的悲伤出来。“樊什,不,我应该叫你哥哥,呵呵,樊什哥哥…”“不要这样,默默,走,我们回家”樊什准备将默默抱上车,“回家?我早在10年前就没有家了,我还回什么家”“去我家,把话当面问清楚”“你家是你家,我不去,放开我啊”“我是你哥哥!我有保护你的责任”“呵呵…哥哥,呵呵…”

到了樊什家,樊爸看到默默喝的烂醉便叫洪妈扶她上楼,让她先休息。今天,将会是明天的转折。

清晨,当所有人都还在睡梦中时默默醒了,这个陌生的房间让她感觉不安,她很快就洗漱好了,下楼准备走了。“默默…别走”“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关于你和樊什之间的事”……“默默,我知道我对不住你和你母亲,但我也没有办法”“你就是一个贪慕虚荣的人,当初你为了钱放弃我和我妈妈,去和那个女人结婚而且还有一个比我大整整一岁的哥哥,你没有办法?我看你是想法设法吧!”“我知道我们的误会很深,可是,我也有我的苦衷啊……”“苦衷…呵呵”

“小姑娘,你爸爸确实是有苦衷的。是我爸爸逼他娶我的,而樊什是在你爸爸娶我之前就生了,樊什,他不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他和你爸爸更没有关系。”“逗我玩很好玩么,你以为我会相信么”“那时我刚从美国留学回来,我怀了和我一起去留学那个人的孩子,我瞒着我父亲悄悄地把孩子生下来,打算送到福利院,可是我又舍不得,这时,我遇到了你的父亲,他是唯一一个愿意帮助我的人,我爸爸知道了这件事,很生气,但没有办法,只好让你爸爸娶我,说孩子是我和他的,让他背了臭名”“呵呵…你们演的真好,一个好演员都逊你们三分”“这是基因检测出来的报告单”果然,樊什与樊爸没有一点关系,“默默,算阿姨我求你,别把这件事告诉樊什好么,他从小生活的那么快乐,我不希望他会有阴影,而且你们也快高考了,我不希望你和樊什都出什么差错…”“我不会的告诉他的”“谢谢…”

默默再一次把樊什约到诗梨公园,没有情侣装,没有棉花糖,更没有手牵着手。两个人只字不语地往前走。樊什又看见了棉花糖,又买了两个,这次默默没有拒绝,“谢谢哥哥”“哥哥?呵呵,不用谢,妹妹!”,默默接过棉花糖,“当不成情侣,也可以当朋友的啊,况且,况且我们还是兄妹呢”“嗯”,两个人静静地往前走,没有手牵着手。

高考考完了,樊什和默默都改了高考志愿,而且如愿以偿的考上了他们改了的大学。安琪儿由于父母到美国做生意,也去了美国读书。一切都似乎恢复了平静。两人都失去了对方的联系方式。这样,或许会更好,不见则不念。这样默默会过得很好,樊什也是,两个人都好好的。樊爸樊妈没有捅破真相。默默在××大学的交流平台里发过那么一句话:我偶尔偶尔想起你…,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下句。有一天,下面多了一条评论:我偶尔偶尔想起你,就像我经常经常忘记我自己…她看了一眼那个网名“白无常”,泪又顺着一张削弱的脸滑了下来,这是第六次…

…………

我偶尔偶尔想起你

就像我经常经常忘记我自己

本文来源:https://www.365wenzhang.com/gz/gs/375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