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与众不同的默写

发布时间:2018-11-29 00:00   来源:叙事    点击:   
字号:

【https://www.365wenzhang.com--叙事】

“哈哈哈……”听到这铃铛般清脆的笑声,你一定很好奇到底是哪个班那么大胆敢在上课时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告诉你吧,是我们班,我们在默写,默写有什么好笑的呢?你想破脑袋也没用,你还是看我写的文章吧。

上课了,老师踩着高跟鞋,慢条斯理地走上讲台,宣布开始默写。我一听到“默写”这两个字,我差点吓得口吐白沫,不醒人事。不是吧,又要默写,还没到期末考试那阶段,怎么天天默,要默什么,我的赶紧复习复习,免得错太多,回家吃顿“竹笋炒肉丝”和“清蒸白骨”。

不等我们多想,老师就发下来一张纸,开始默写,没希望看书了,只好“打肿脸充胖子”了,我在下面叫苦不堪,可是老师刚报一个词,全班就像炸开的油锅,“哈哈哈”笑个不停,你知道老师报的是什么吗?是“徐柯瑜”,我顿时像搭错了神经似的,呆住了,这不是人名吗?干嘛啊,老师,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产生的幻听,老师又报了一遍,顿时教室里笑声此起彼伏,我同桌笑得像只大虾米,笑弯了腰,刘宇浩捂着肚子笑个不停,我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老师要干嘛。糊里糊涂之下埋头百思不得其解地写下了名字,接着老师继续报道:“鲍以琳”。搞什么啊,只不过是默人名罢了,这玩意对我来说简直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我三下五除二,埋头写下了三个有力的大字,悠哉悠哉地哼起了小曲,默着默着,一只拦路虎挡住了我,“廖作宇”的“廖”怎么写,我一会儿像敲木鱼一样死命地敲着脑袋,一会儿咬着笔杆,希望能想出来“廖”怎么写,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怎么也想不出来,我只好偷偷向后仰去,趁老师不注意,看了一下小丁的,不是吧,也没写,只好默下一个,默到“何晟杰”时,我不禁狂喜,怎么这么简单,我微微一笑,拿起笔一写,太简单了。

等我默完所有词语时,我抬起头,可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你瞧,刘宇浩这个家伙一边写,一边偷笑,估计这家伙写完,但也没必要偷笑吧,真是的,小丁咬着手指,两眼望着天,不知怎么办,一看他那“傻样”我就想笑,而我同桌呢,拿着笔不停地敲打着桌面,嘴里还喃喃说道:“好难啊,不会写,咦,这家伙,头微微朝下,头还时不时的动来动去,两只眼睛眯着我的作业,这家伙不会想偷看我的吧,可恶,不过还好,我马上用手臂遮住答案。

该批改了,我一把抢走了同桌的默写本,什么,他竟然把“徐柯瑜”的“瑜”写成“榆”,可怜徐柯瑜的脑袋变成了榆木,小徐知道了的话,教室不免又要有一场战争了,他还把“廖作宇”写成“料做雨”,哎,小廖被迫改姓了,最后6分6分一把扣,58分,而我呢,只把“丁臻炜”的“炜”写成了“伟”了,嘻嘻,悲惨,我同桌一旁笑着说:“咱们什么时候出了个伟人了?”我听了,十分不好意思,94分,呵呵呵。

这次默写真是与众不同,让我明白了生活里处处有学问,同学们的名字也有呢,看来学问是无处不在的呢。

本文来源:https://www.365wenzhang.com/tc/xs/102080.html